<pre id="zmxcq"></pre>

    <object id="zmxcq"></object>
      1. <nav id="zmxcq"><video id="zmxcq"></video></nav>
      2. <th id="zmxcq"><video id="zmxcq"></video></th>

        <code id="zmxcq"></code>
          新聞動態
          News
          行業新聞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2022年05月16日中外香料香精第一資訊瀏覽量:0

          在《山海經·中山經》中是這樣說的:

          東北五百里,曰條谷之山,其木多槐桐,其草多芍藥、薑冬。

          而在《山海經·東山經》中則是這樣說的:

          又東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銀鐵……其草多芍藥。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詩經·國風·鄭風·溱洧》中記載:芍藥相于階。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溱與洧,瀏其清矣。士與女,殷其盈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勺藥。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芍藥在夏商周時期,即已被中國人作為觀賞植物培育。作為中國六大名花之一,芍藥的名貴僅次于牡丹,因為它開花較遲,故又稱為“殿春”。芍藥花色艷麗,卻又艷而不嬌;花形嫵媚而不俗。其名來源于《詩經·國風·鄭風·溱洧》:“維士與女, 伊其相謔, 贈之以芍藥”, 鄭國的溱洧之畔,少男少女在三月上巳(si)相會,將離之時贈送芍藥以表愛慕之情,于是芍藥便有“將離”之名,也成為古人心中的愛情花。古人將豐富的情感與芍藥結合,以互贈芍藥來寄思傳情,給予芍藥愛情的象征意義,承載著戀人之間依依不舍和盼君歸來的思念之情。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芍藥綻紅綃,巴籬織青瑣”。晚春早夏,暑氣生,綠意濃,芍藥開,獨殿春風。芍藥是原產于我國的著名傳統花卉,至今已有四千年種植歷史,很早便記載于典籍?!吧炙幹谌H,風雅所流詠也”,古人認為芍藥是百花中最早得名的,在“三代”(夏商周)時就被人傳頌。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云聚懷情四望臺,月冷相思九重觀。欲題芍藥詩不成,來采芙蓉花已散?!蹦铣偟摹锻疝D歌》以芍藥寫離別相思之苦的,悲戚太過,題詩不成?!吧炙帞匦略?,當庭數朵開。東風與拘束,留待細君來?!碧拼R儲這首詩就明快多了,詩人看著庭院中新開的數朵芍藥,祈禱東風且慢,等待妻子回來一起賞花。此中情趣,比溱洧之濱折枝相贈的少年更多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意蘊。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后來人們提起芍藥,總把它與牡丹并稱,二者花期相近,花形相似,牡丹富貴,芍藥嬌媚,本各有千秋。但劉禹錫的一句芍藥“妖無格”,使得芍藥從“百花之中,其名最古”淪為牡丹的襯托。于是就有人為芍藥鳴不平,唐代王貞白就說,“芍藥承春寵,何曾羨牡丹。麥秋能幾日,谷雨只微寒。妒態風頻起,嬌妝露欲殘。芙蓉浣紗伴,長恨隔波瀾?!币灿腥税l現芍藥不同尋常的美,“家家有芍藥,不妨至溫柔。溫柔一同女,紅笑笑不休。月娥雙雙下,楚艷枝枝浮。洞里逢仙人,綽約青宵游?!泵辖佳壑须S風搖曳的芍藥溫柔綽約,如同小家碧玉女,別有一番柔美的氣質。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李唐愛牡丹富貴,趙宋卻偏愛芍藥風流。宋代陸佃就在《崥雅》一書中寫道:“今群芳中牡丹品評第一,芍藥第二,故世謂牡丹為花王,芍藥為花相?!焙笕司烷_始把芍藥稱為“花相”。楊萬里看到多稼亭前兩檻芍藥盛開時也說,“晚春早夏渾無伴,暖艷暗香政可憐。好為花王作花相,不應只遣侍甘泉?!币灿腥苏J為芍藥根本不領此情,比如張镃就認為,“自古風流芍藥花,花嬌袍紫葉翻鴉。詩成舉向東風道,不愿旁人定等差?!?/p>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四相簪花圖》扇面李墅(清)

          宋代時揚州芍藥最為出名,有“洛陽牡丹,廣陵芍藥”之說。宋慶歷五年,韓琦以資政殿學士知揚州,就感嘆“廣陵芍藥真奇美,名與洛花相上下”。他任上三年,每年暮春芍藥開時,必攜友賞花作詩,還留下“四相簪花”的典故?!皬V陵花發信惟夭,已剪還開客重邀。滿引莫辭金鑿落,盛觀何止玉逍遙?!表n琦家中芍藥花開,他邀請在揚州的王安石、王珪、陳升之一起共賞,折下四支芍藥簪于四人發間。多年后,四人先后做了宰相,成為一時美談?,F存于揚州博物館的這幅《四相簪花圖》就完美再現了當時情景,畫面色彩亮麗淡雅,人物姿態神情栩栩如生,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五色芍藥圖》惲壽平(清)

          五代畫家徐崇嗣擅長繪芍藥,北宋郭若虛在《圖畫見聞志》中記載,徐崇嗣有一幅《草芍藥圖》,畫中芍藥典雅嬌柔,不用墨線勾勒,直接用彩色繪制,題做“沒骨花”。清初畫家惲壽平以“沒骨花”繪法仿作《五色芍藥圖》,盡顯芍藥的輕柔嫵妍之態。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芍藥圖》郎世寧(清)

          郎世寧的芍藥圖與中國傳統繪畫不同,他運用中國畫工具,按西洋畫方法作畫,注意透視和明暗,形成精細逼真的效果,具有前代所有宮廷繪畫中所沒有的獨特風格,深受皇帝喜愛。

          “有情芍藥含春淚”,五月的夏日,最宜“贈之以芍藥”,將脈脈深情藏于花中,一定是最美的景象。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芍藥,是我國歷史上形成的六大名花之一(梅、蘭、菊、荷、牡丹、芍藥)。

          芍藥,別名:將離、離草、沒骨花、犁食、黑牽夷等。其花和根莖均可用來泡茶,根莖,即為中藥中的白芍、赤芍。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宋代時的揚州芍藥已經培育出黃、紅、紫、白等諸多色花,而且每色花中又有諸多品種。比如,紅芍藥中有冠群芳、點妝紅、醉西施、瑞蓮紅等名色,其它的色種也是如此。由此,這種古老的名花,才得以一直保持著其優異的地位。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宋代劉攽((1023-1089),北宋著名史學家、詩作家。曾助司馬光纂修《資治通鑒》)的《芍藥譜》中的記載:牡丹是木本,可以嫁接;芍藥是草本,只以種傳。要將芍藥培育成"名花絕品",應該是在"剪剔、培壅、灌溉"等方面刻意經營方可…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有關芍藥的古籍記載

          《神農本草經》:氣味苦平無毒,主治邪氣腹痛,除血痹,破堅積寒熱,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氣。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日華子本草》:芍藥治風、補勞,主女人一切病,并產前后諸疾,通月水,退熱,除煩,益氣,天行熱疾,瘟瘴,驚狂,婦人血運,及腸風,瀉血,痔瘺。發背,瘡疥,頭痛,明目,目赤努肉。赤色者多補氣,白者治血。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本草綱目》:白芍益脾,能于土中瀉木。赤芍散邪,能行血中之滯?!度杖A》言:赤補氣,白治血,久審矣。產后肝血已虛,不可更瀉,故禁之。酸寒之藥多矣,何獨避芍藥耶?以此。止下痢腹痛后重。同白術補脾。同川芎瀉肝。同人參補氣。同當歸補血。以酒炒補陰。同甘草上腹痛。同黃連止瀉痢。同防風發痘疹。同姜棗溫經散濕。昔人言洛陽牡丹、楊州芍藥甲天下。根之赤白,隨花之色也。今人多生用,惟避中寒者以酒炒,入女人血藥以醋炒。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本草蒙筌》:芍藥味苦、酸,氣平、微寒。氣薄味厚,可升可降,陰中之陽。有小毒。反藜蘆,惡硝斛。芒硝、石斛。畏硝石、鱉甲、小薊,使烏藥、沒藥、雷丸。入手太陰肺經。及足太陰脾臟。赤白因異,制治亦殊。赤芍藥色應南方,能瀉能散,生用正宜;白芍藥色應西方,能補能收,酒炒才妙。若補陰,酒浸日曝,勿見火。赤利小便去熱,消癰腫破積堅,主火盛眼疼要藥;白和血脈緩中,固腠理止瀉痢,為血虛腹痛捷方。已后數條,惟白可用,得甘草炙為輔佐,兼主治寒熱腹疼。熱加黃芩,寒加肉桂。與白術同用補脾,與參芪同用益氣,與川芎同用瀉肝。凡婦人產后諸病,切忌煎嘗,因其酸寒,恐伐生發之性故也。倘不得已要用,桂酒肉桂煎酒。漬炒少加。血虛寒人,亦禁莫服。經云:冬月減芍藥,以避中寒,則可征矣。謨按:芍藥何入手足太陰也?蓋酸澀者為上,為收斂停濕之劑故爾。雖主手足太陰,終不離于收降之體。又至血海而入九地之下,直抵于足厥陰焉。氣味酸收,又何利小便也?蓋腎主大小二便,用此益陰滋濕,故小便得通。仲景治傷寒每多用者,抑非以其主寒熱利小便乎?一說:芍藥本非通利之藥,因其能停諸濕而益津液,故小便自利,于義亦通。又何謂緩中也?蓋損其肝者緩其中,即調血止痛之謂。丹溪云:芍藥惟止血虛腹痛。然諸痛并宜辛散。引僅酸收,故致血調,血調則痛自止,豈非謂緩中耶?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景岳全書》:芍藥,味微苦微甘略酸,性頗寒。氣薄于味,斂降多而升散少,陰也。有小毒。白者味甘,補性多。赤者味苦,瀉性多。生者更涼,酒炒微平。其性沉陰,故入血分,補血熱之虛,瀉肝之火實,固腠理,止熱瀉,消癰腫,利小便,除眼疼,退虛熱,緩三消。諸證因于熱而致者為宜,若脾氣寒而痞滿難化者忌用。止血虛之腹痛,斂血虛之發熱。白者安胎熱不寧,赤者能通經破血。此物乃補藥中之稍寒者,非若極苦大寒之比。若謂其白色屬金,恐傷肝木,寒伐生氣,產后非宜,則凡白過芍藥,寒過芍藥者,又將何如?如仲景黑神散、芍藥湯之類,非皆產后要藥耶?用者還當詳審。若產后血熱而陰氣散失者,正當用之,不必疑也。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神農本草經讀》:芍藥氣平,是夏花而秉燥金之氣也;味苦,是得少陰君火之味,氣平下降,味苦下泄而走血,為攻下之品,非補養之物也。邪氣腹痛,小便不利,及一切諸痛,皆氣滯之病,其主之以苦平,而泄其氣也。血痹者,血閉而不行,甚則寒熱不調;堅積者,積久而堅實,甚則為疝瘕滿痛,皆血滯之病,其主之者,以苦平而行其血也。又云益氣者,謂邪得攻而凈,則元氣自然受益,非謂芍藥能補氣也。今人妄改圣經,以“酸寒”二字易“苦平”,誤認為斂陰之品,殺人無算,取芍藥而嚼之,酸味何在乎?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同科同屬不同色白芍赤芍各所長

          芍藥(學名:Paeonia lactiflora),又稱作白芍、杭白芍、金芍藥,是芍藥科芍藥屬的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種名lactiflora意為“乳白色花的”。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多年生草本,高60-80厘米,地下有圓柱形或紡錘形塊根。二回三出復葉。初夏開美麗的花,花大型,有白、紅、粉紅等顏色,雌蕊常無毛,花型多樣,有單瓣、半重瓣和重瓣等多種花型。遍布于中國東北及華北,亦見于西伯利亞等地。一般可以成活數年。

          芍藥是蓄根草本,牡丹是灌木木本,這是它們的主要區別,它們花型、葉片非常相似,牡丹于5月初開花,芍藥花期要晚一些。在英語和其他歐洲語言中,牡丹和芍藥是同一個詞。芍藥一般可以存活數年,牡丹可以存活30-60年。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芍藥不但與牡丹齊名,連外觀也長得很相像。詩人劉禹錫對芍藥的形容是「妖無格」而牡丹卻是「真國色」,令很多喜歡芍藥綽綽風姿的花迷憤憤不平。不過,各花入各眼,若論「艷名遠播」,芍藥倒比牡丹遠很多,早在17世紀便傳到歐洲,歐洲人認得芍藥不認得牡丹。在中國,牡丹以洛陽最勝,芍藥則以揚州最聞名,除揚州外,中國各地都有栽種?!?/p>

          藥用的芍藥是毛莨科芍藥屬植物,多年生草本,與牡丹最大分別是──牡丹是木本植物。芍藥花期6月,果期8-9月,因草本關系,莖株柔軟(因而易隨風搖擺),地下根則粗壯且可入藥。

          芍藥作為藥物應用歷史悠久,始載于《神農本草經》,被列為中品。漢代赤、白芍混用,統稱為“芍藥”,直至宋代《太平圣惠方》才明確了赤、白芍功效主治的區別,才正式將白芍、赤芍作為兩味單獨的藥物,并沿用至今。

          白芍和赤芍,從植物學的角度來看,白芍與赤芍都來源于植物毛茛科的干燥根,但以現代中藥藥理認識而論,它們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中藥材。

          那么白芍和赤芍藥性的不同可與他們的花色有關?我們是否能簡單的認為開白花的為白芍,紅花的為赤芍?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白芍與赤芍怎么分?  

          在中藥里,芍藥分有白芍(白芍藥)和赤芍(赤芍藥)兩種,以現時的中藥藥理研究看,白芍和赤芍是兩種不同中藥材,但是從植物學上看,白芍與赤芍卻是同科同屬,幾可說是同源。

          最早期的中醫文獻《神農本草經》并沒有白芍與赤芍之分,到了唐宋時期(有說是南北朝)才開始有區分白芍和赤芍的概念,但是藥用上仍未真正劃分。宋代時以芍藥根的顏色來區別,根白則為白芍,根紅為赤芍;到了元朝,又改成以植物開花的顏色作為劃分依據,即是開紅花者為赤芍,白花者為白芍?! ?/p>

          現時白芍與赤芍怎樣分?  

          現時是以生長地區及培植方法區分。人工培植品種為白芍,野生品種就是赤芍;白芍多長于安徽、山東一帶,而赤芍則長于內蒙、吉林等地?!吨袊幍洹妨忻靼咨峙c赤芍為兩種中藥,臨床應用有明顯不同,現代研究認為白芍與赤芍所含的化學成分類似,故藥理活性相似,但因為含量比例不同,作用的強度亦有差別,故此現代中藥對白芍與赤芍的藥理功效便常有不同偏重的描述。

          白芍  

          為毛茛科植物芍藥Paeonia lactiflora Pall.的干燥根。主產于浙江、安徽、四川、貴州、山東等省,均系栽培。夏、秋兩季采挖種植3~4年植株的根,洗凈,除去頭尾及須根,置沸水中煮至透心后除去外皮或去皮后再煮,曬干。味苦、酸,性微寒。歸肝、脾經。養血調經,斂陰止汗,柔肝止痛,平抑肝陽。用于血虛萎黃,月經不調,自汗,盜汗,脅痛,腹痛,四肢攣痛,頭痛眩暈。飲片呈類圓形的薄片。表面淡棕紅色或類白色,平滑。切面類白色或微帶棕紅色,形成層環明顯,可見稍隆起的筋脈紋呈放射狀排列。氣微,味微苦、酸。煎服,6~15g;大量15~30g。欲其平肝斂陰多生用;用以養血調經多炒用或酒炒用。不宜與藜蘆同用。主治:類風濕關節炎、胃炎、胃潰瘍、腸炎、肝炎。

          根據《中國藥典》,中藥白芍的基源植物為栽培芍藥及其變種毛果芍藥的根,主產是安徽亳州、浙江杭州和山東荷澤,多生于山坡、山谷的灌木叢或草叢中。芍藥雖在中國各地皆有栽種,但安徽亳州為東漢名醫學家華佗的故鄉,相傳芍藥的藥用價值是由華佗夫人發現,所以安徽亳州白芍便分外有名?! ?/p>

          白芍在采收后去除雜質,浸透曬干切片,便可生用入藥。除生白芍外,亦有炒白芍(炙白芍)及酒白芍。醫師處方若寫白芍、杭芍、大白芍均是指生白芍。白芍性苦味酸,微寒,歸肝經、脾經,有小毒,功能養血柔肝,緩中止痛,斂陰收汗。治胸腹脅肋疼痛,瀉痢腹痛,自汗盜汗,陰虛發熱,治女性月經不調,崩漏,帶下。白芍除是瀉肝補脾常用藥,也是女性良藥。

          《神農本草經》:「主邪氣腹痛,除血痹,破堅積,治寒熱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氣?!?/p>

          《名醫別錄》:「通順血脈,緩中,散惡血,逐賊血,去水氣,利膀胱、大小腸,消癰腫,治時行寒熱,中惡腹痛、腰痛?!?/p>

          《增注本草從新》:「苦酸微寒,入肝脾血分,為手足太陰行經藥,瀉肝火,安脾肺,固腠理,和血脈,收陰氣斂逆氣,緩中止痛,除煩斂汗,退熱安胎……治鼻衄目濇,肝血不足?!?/p>

          《滇南本草》:「瀉脾熱,止腹痛,止水瀉,收肝氣逆痛,調養心肝脾經血,舒經降氣,止肝氣疼痛?!?/p>

          現代研究  

          白芍含芍藥苷、牡丹酚、芍藥花苷,苯甲酸、揮發油、脂肪油、樹脂、鞣質、糖、淀粉、黏液質、蛋白質、β-谷甾醇和三萜類。四川產者含一種酸性物質,對金黃葡萄球菌有抑制作用?,F代藥理認為白芍的主要有效成分是芍藥苷,有增加冠狀動脈流量,改善心肌血流、擴張血管、對抗急性心肌缺血、抑制血小板聚集、鎮靜、止痛抗炎、抗潰瘍等多種作用,對增強免疫功能方面亦有良好效果。血虛陰虛者胸腹脅肋疼痛、肝區痛,膽囊炎膽結石疼痛者、瀉痢腹痛,婦女行經腹痛皆宜,此外,自汗易汗盜汗者、腓腸肌痙攣、四肢拘攣疼痛亦宜。有研究認為炒白芍主養血,生白芍主平肝,現時白芍與補肝的關系不少仍在研究之中。

          方劑

          芍藥湯

          出處:《活法機要》

          藥材:芍藥黃連、黃芩、大黃、檳榔、當歸、甘草、木香、肉桂。

          功能:治痢疾下膿血,腹痛,里急后重。

          芍藥甘草附子湯

          出處:《傷寒論》

          藥材:芍藥、炙甘草、炮附子。

          功能:治傷寒發汗病不解,反惡寒,陽虛之證。

          芍藥梔豉湯

          出處:《濟陰綱目》

          藥材:白芍、當歸、梔子。

          功能:治產后虛煩不得眠

          使用注意  

          芍藥是中藥里相當常見的藥材,白芍通常用來治療多汗癥、下痢腹痛、婦女月經失調。唯白芍性寒,虛寒性腹痛泄瀉者忌食,小兒出麻疹及服用中藥藜蘆者忌食,陽衰虛寒之證不宜用。

          赤芍

          為毛茛科植物芍藥Paeonia lactiflora Pall. 或川赤芍P.veitchii Lynch的干燥根。赤芍主產于內蒙古和東北等地,河北、陜西、山西甘肅等省亦產。川赤芍主產四川,甘肅、陜西等省亦產。春秋季采挖,曬干。切片生用或炒用。清熱涼血,散瘀止痛,清肝火。用于熱入營血,溫毒發斑,吐血衄血,目赤腫痛,肝郁脅痛,經閉痛經,癥瘕腹痛,跌撲損傷,癰腫瘡瘍。飲片呈圓柱形,稍彎曲,外表有縱溝或皺紋,皮較粗糙。表面暗棕色或紫褐色。體輕質脆。斷面粉白色或粉紅色,中間有放射狀紋理,粉性足。氣特異,味微苦酸。煎服,6~12g。血寒經閉不宜用。反藜蘆。主治:冠心病、急性腦血栓形成、肺源性心臟病、色素性紫癜性苔蘚樣皮炎。

          中藥赤芍的基源植物有兩種,一是野生的無莨科植物芍藥,另一種是長在四川的芍藥的干燥根。簡單的說,就是同樣是芍藥,產地在中國的東北方,如內蒙古、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及四川的野生品種,均稱為赤芍。除中國外,西伯利亞、日本、韓國等地亦有見。研究發現,同樣物種在不同地區生長,雖然藥性成分及活性相似,但是含量常有差異,故藥效亦有不同。赤芍味苦微涼,性涼,入肝脾經,具有化瘀止痛、涼血消腫的功效。

          赤芍功效

          《本草經疏》:「木芍藥色赤,赤者主破散,主通利,專入肝家血分,故主邪氣腹痛?!?/p>

          《用藥法象》:「赤芍破瘀血而療腹痛,煩熱亦解。仲景方中多用之者,以其能定寒熱,利小便也?!?/p>

          《藥品化義》:「赤芍,味苦能瀉,帶酸入肝,專瀉肝火。蓋肝藏血用此清熱涼血?!?/p>

          《神農本草經》:「主邪氣腹痛,除血痹,破堅積,寒熱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氣,通順血脈,緩中,散惡血,逐賊血,去水氣,利膀胱?!?/p>

          現代藥理分析,赤芍含有芍藥苷、安息香酸、揮發油、樹脂、醣類、淀粉等,對痢疾桿菌、葡萄球菌有抑制功效,并有止痛、鎮靜和抗驚厥作用,功效與白芍基本相同。赤芍以活血散瘀見長,其清血、散瘀血留滯的功能與丹皮相近,故常與丹皮相須為用。

          方劑

          當歸赤芍湯

          出處:《鎬京直指》

          藥材:當歸、延胡索、桃仁泥、紅木香、赤芍、紅花、枳殼、地榆、銀花、山楂及蓮藕。

          功能:治痢復痛,里急后重,濕熱傷于小腸血分。

          如神散

          出處:《太平圣惠方》

          藥材:香附子、赤芍藥

          功能:治療婦人血崩不止,赤白帶下。

          使用赤芍注意事項

          赤芍有改善心肺功能作用,因具散瘀血功能,故有抗血栓形成、抗血小板聚集、降血脂和抗動脈硬化、降低血漿過氧化脂質、減少鈣沉積于動脈壁,以及抑制血小板聚集等功能,如果有服食薄血藥,使用赤芍時應要慎重,更必須主動告知醫師。與白芍相同,赤芍惡石斛、芒硝,反藜蘆。特別需要注意,赤芍瀉肝火散惡血,具破血功能,故凡一切血虛病,必須禁止,如若癰疽已潰,亦不宜使用。

          《本草經疏》:「凡中寒腹痛,中寒作泄,腹中冷痛,腸胃中覺冷等證忌之?!?/p>

          《藥品化義》:「疹子忌之?!?/p>

          《得配本草》:「脾氣虛寒,下痢純血禁用?!?/p>

          白芍好還是赤芍好?

          作為用藥者一定會問,白芍好還是赤芍好?白芍補還是赤芍補?而一般估計,多會認為北方產出的赤芍較好。其實,白芍與赤芍同中有異,不能作為相同物品來比較,兩者雖同出一物且性微寒,前人謂「白補赤瀉,白收赤散」。中醫認為,在功效方面,生白芍長于養血調經,斂陰止汗,平抑肝陽;赤芍則長于清熱涼血,活血散瘀,清泄肝火。在應用方面,生白芍主治血虛陰虧,肝陽偏亢諸證;赤芍主治血熱、血瘀、肝火所致諸證。生白芍、赤芍皆可止痛,但生白芍長于養血平肝,緩急止痛,主治肝陰不足,血虛肝旺,肝氣不舒所致的脅肋疼痛、脘腹四肢拘攣作痛;而赤芍則長于活血祛瘀止痛,主治血滯諸痛證,因能清熱涼血,故血熱瘀滯者尤為適宜。生白芍養血斂肝,長于斂陰;赤芍涼血活血,長于散瘀。故于補血、養陰及調經方中,常用生白芍;于清熱涼血及活血袪瘀劑中,常用赤芍。兩者的功能主治的異同在很多中醫著作中都有論述,因白芍補而斂,赤芍散而瀉,故常以白者為良,處方多用白芍;化瘀血則以赤芍較優,治瘡瘍者多用。

          《本草綱目》:「白補赤散,白芍益脾,能于土中瀉木。赤芍散邪,能行血中之滯?!?/p>

          《本草分經》:「赤芍,瀉肝火,散惡血,利小腸。白補而斂,赤散而瀉;白益脾能于土中瀉木,赤散邪能行血中之滯?!?/p>

          《本草求真》:「赤芍與白芍主治略同,但白則有斂陰益營之力,赤則止有散邪行血之意;白則能于土中瀉木,赤則能于血中活滯?!?/p>

          _白芍赤芍
          相同點止痛
          不同點養血斂陰柔肝為主清熱涼血、活血化瘀為主
          應用補虛藥清熱藥
          _白芍赤芍
          來源芍藥種芍藥種或川赤芍種
          加工煮去外皮不煮不去外皮
          質地硬角質樣稍次
          斷面顏色淺黃白色或粉紅色顏色偏深棕褐色

          “白補赤瀉;白收赤散”,白芍斂陰益營,主補無瀉;赤芍散邪行血,破積泄降。這就是白芍和赤芍功效的主要區別啦,雖然他們同屬毛茛科芍藥屬,但因來源的不同以及加工方式的不同,導致藥效截然不同,與他們的花色并無多大的關系。

          有關芍藥的藥理學研究進展

          1、基于網絡藥理學的芍藥對帕金森病潛在作用的機制研究

          帕金森病(PD)是世界上第二常見的神經退行性疾病,但目前還沒有可以延緩其進展的疾病修飾療法。白芍是中藥治療帕金森病最常用的中藥配方,也是一種潛在的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神經保護劑,但其作用機制尚不清楚。本研究旨在從網絡藥理學的角度探討白芍治療帕金森病的潛在機制。從多個數據庫中首次獲得白芍成分和PD的蛋白靶點。為了明確關鍵靶點,在String數據庫上構建蛋白質-蛋白質相互作用(PPI)網絡并進行分析,然后利用meta平臺進行富集分析,確定主要的基因本體論生物過程和京都基因(GO)和基因組百科全書(KEGG)通路。最后,利用Cytoscape軟件構建并分析成分-目標-通路(I-T-P)網絡。結果鑒定出白芍的6種活性成分(山奈酚、?-谷甾醇、白樺脂酸、芍藥二酮、白芍苷和(+)-兒茶素)以及與PD治療密切相關的6個核心靶點[AKT1、白細胞介素-6、CAT、腫瘤壞死因子(TNF)、CASP3和PTGS2]。主要通路包括神經活性配體-受體相互作用通路、鈣信號通路、PI3-Akt信號通路、TNF信號通路和凋亡信號通路。主要的生物學過程包括神經遞質水平的調節。因此,白芍可通過減少神經炎癥、抑制內、外細胞凋亡來延緩神經退行性變,并可通過調節神經遞質水平來改善運動和非運動癥狀。本研究揭示了白芍治療帕金森病的機制,為開發新的帕金森病藥物提供了可能。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2、芍藥苷的藥動學及其抗炎和免疫調節作用的研究進展

          越來越多的藥理學證據表明芍藥苷是從芍藥中分離得到的一種水溶性單萜苷。芍藥具有廣泛的藥用特性,包括抗炎、抗氧化、抗血栓、抗驚厥、鎮痛、保心、保神經、保肝、類抗抑郁、抗腫瘤和免疫調節活性;還能增強認知能力,減輕學習障礙。除了藥效學研究外,藥物動力學信息對芍藥苷的進一步開發利用也具有重要意義。本文綜述了芍藥苷的吸收、分布、代謝和排泄等方面的研究進展,重點介紹了芍藥苷在炎癥和免疫功能方面的主要藥理作用。芍藥苷在體外和體內的研究結果表明,芍藥苷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然而,芍藥苷對炎癥和免疫有益作用的直接分子機制和關鍵靶點仍需進一步研究。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3、芍藥屬:傳統用途、植物化學、藥理活性、臨床應用和毒理學綜述

          芍藥屬(Paeonia)是芍藥科(Paeoniaceae)的唯一屬,廣泛分布于亞洲、南歐和北美,由全球約52種灌木或多年生草本植物組成。許多品種的芍藥屬已在民族醫學系統中使用了幾個世紀。本研究旨在總結傳統的使用,臨床應用,屬芍藥屬和毒理學,批判性地評估這個屬的最先進的植物化學成分和藥理研究發表在2011年至2020年之間,和建議方向進一步深入研究芍藥屬藥用資源。使用各種搜索字符串搜索PubMed、Scopus、Science Direct和谷歌Scholar等流行和廣泛使用的數據庫;從這些檢索中,檢索到許多有關芍藥屬植物的傳統用途、植物化學、生物活性、臨床應用和毒理學等方面的引文。本文報道了芍藥屬21種2亞種7個變種作為傳統中藥的應用,并記錄了芍藥在治療嘔血、血瘀、痛經、閉經、癲癇、痙攣、胃炎等方面的民族藥應用。根和根皮是最經常報道的部分的植物在藥用應用。目前從芍藥屬植物中分離得到451種化合物,主要包括單萜苷類、黃酮類、單寧類、二苯乙烯類、三萜、甾類和酚類化合物。藥理活性研究表明,芍藥具有抗氧化、抗炎、抗腫瘤、抗菌、抗病毒、心血管保護和神經保護等作用。特別是一些具有生物活性的提取物和化合物(芍藥總苷、丹皮酚和芍藥苷)已被用作治療藥物或進行臨床試驗。除了中藥理論中芍藥與白芍合用存在“不配伍性”外,根據現有的毒理學試驗,認為芍藥無明顯毒性。大量的植物化學成分和藥理的報告表明,芍藥屬是一個重要的草藥資源,和它的一些傳統的使用包括炎癥和心血管疾病的治療和它的使用作為神經保護代理,已經部分通過現代藥理研究證實。單萜苷是其主要活性成分。雖然從芍藥植物中分離出了許多化合物,但目前僅對其中少數化合物(芍藥苷、丹皮酚和芍藥總苷)的生物活性進行了廣泛的研究。對芍藥苷結構類似物和白藜蘆醇低聚物進行了初步研究。除了在民間醫學中常用的幾個種(P. suffruticosa, P. ostii, P. lactiflora和P. emodi)外,該屬內的許多藥用種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對這些物種進行植物化學和藥理實驗,可為其藥用資源的發現提供新的線索。對芍藥粗提物進行生物活性指導分離,有必要鑒定出具有藥理活性的有效植物成分。此外,在今后的研究中,還需要開展植物質量的綜合控制、毒理和藥代動力學研究。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4、芍藥花總苷能減輕腺嘌呤和乙胺丁醇誘導的大鼠高尿酸血癥

          芍藥屬草本植物(Paeonia lactiflora Pall.)在國內外的食療中得到了廣泛的應用。在各種代謝性疾病的治療中具有良好的民族藥理學價值。然而,其降低血清尿酸的分子機制尚不清楚。醫藥資源的開發至關重要。在此,我們試圖闡明芍藥降低尿酸水平的作用模式。研究芍藥總苷在大鼠高尿酸血癥模型中的作用。本研究的另一個目的是闡明芍藥花總苷(TGPF)降低血清尿酸水平的機制。采用腺嘌呤100 mg/kg和鹽酸乙胺丁醇250 mg/kg灌喂23 d,建立高尿酸血癥大鼠模型。腺嘌呤和鹽酸乙胺丁醇處理1 h后分別灌喂痛風舒600 mg/kg、別嘌呤醇42 mg/kg或TGPF 50 mg/kg、100 mg/kg或200 mg/kg。結果發現,TGPF改善高尿酸血癥腎病大鼠體重減輕,降低血清UA、XOD、MCP-1、TNF-α、Cr和BUN。TGPF下調腎臟URAT1和GLUT9,上調腎臟OAT1,改善胸腺、脾臟和腎臟的組織病理學變化。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因此,TGPF有望作為一種治療高尿酸血癥的藥物。它調節尿酸轉運體和降低血清尿酸水平,并減輕與高尿酸血癥相關的腎臟病理。

          5、芍藥(毛茛科)地上部分胰脂肪酶抑制及抗氧化成分的研究

          迄今為止,以牡丹根與地上部分比較的研究成果較多見報道。本研究表明,白勺地上部分的抗氧化活性和胰脂肪酶抑制活性均優于其根。其中,水提物和乙醇提物乙酸乙酯部位在相同劑量奧利司他(62.5±1.27%)的作用下表現出較強的胰脂肪酶抑制活性,分別為53.11±1.22%和46.16±1.55%。與陽性對照蘆丁(22.66±0.29 μg/mL)比較,乙醇提取物的IC50為17.08±0.9 μg/mL,乙酸乙酯部位的IC50為19.75±0.02 μg/mL。從抗氧化和胰脂肪酶抑制活性組分中分離得到3個新化合物:monplacphloroside(1)、monplachyxyquinoside(2)和herbacetin-7-O-β-d- sophorside(3)以及19個已知化合物(4-22)?;衔颬GG(14)、1-氧-甲基-2,3,4,6-四-氧-沒食子酰-β-d-吡喃葡萄糖(17)和沒食子酸乙酯(9)是最強的抗氧化劑和胰脂肪酶抑制劑。首次確定單萜、芍藥內酯苷R2(19)和芍藥內酯苷(20)為強胰脂肪酶抑制劑。酯化沒食子酰部分的存在,及其數量的增加或分子結構內的β-內酯環的存在對胰脂肪酶抑制活性的增強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6、結合網絡藥理學和代謝組學分析柴胡-芍藥對治療抑郁癥的聯合作用機制

          柴胡-白芍配伍是目前公認的治療抑郁癥的中藥方劑之一。然而,這對草藥抗抑郁的聯合機制尚不清楚。本研究采用慢性不可預測輕度應激(CUMS)大鼠模型評價柴胡-白芍的聯合作用。其次,構建網絡藥理學,剖析聯合機制。在網絡藥理學分析結果的基礎上,采用超高效液相色譜-四極桿飛行時間質譜(UPLC-QTOF/MS)聯合血漿代謝組學研究其對代謝物調控的協同作用。通過meta分析網絡藥理學的靶點和代謝組學的代謝物,選擇關鍵的代謝通路。最后,通過酶聯免疫吸附試驗對關鍵代謝酶和代謝產物進行驗證。在蔗糖偏好試驗(SPT)、露天試驗(OFT)和強迫游泳試驗(FST)中,柴胡-白芍中藥對的抗抑郁效果顯著優于柴胡和白芍。在網絡藥理學中,中草藥對通過調控共享通路發揮協同作用,如MAPK信號通路、花生四烯酸代謝等。此外,通過代謝組學分析,兩種藥對代謝物(14)的改良量大于單一藥對代謝物(10和9)的改良量,對代謝物的調節作用更強。與之相對應,草本對調節的代謝途徑(條)多于單一草本(4條和4條)。此外,通過對199個靶標和14個代謝物的聯合分析,選擇花生四烯酸代謝作為關鍵的代謝途徑。結果表明,中藥對通過協同降低花生四烯酸水平,抑制前列腺素-內過氧化物合酶1 (PTGS1)和前列腺素-內過氧化物合酶2 (PTGS2)活性來調節花生四烯酸的代謝。本研究為揭示柴胡-白芍組合治療抑郁癥的聯合機制提供了一種綜合策略,也為闡明中藥的組成規律提供了一種合理的途徑。

          香精與香料(119)—芍藥

          參考文獻:

          [1] Du Wanqing,Liang Xiao, Wang Shanze, Lee Philip, Zhang Yunling. The Underlying Mechanism ofPaeonia lactiflora Pall. in Parkinson’s Disease Based on a Network PharmacologyApproach. 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 2020, 11, DOI:10.3389/fphar.2020.581984.

          [2] Yan-Xi Zhou,Xiao-Hong Gong, Hong Zhang, Cheng Peng, A review on the pharmacokinetics ofpaeoniflorin and its anti-inflammatory and immunomodulatory effects,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2020, 130, 110505,doi.10.1016/j.biopha.2020.110505.

          [3] Pei Li, JieShen, Zhiqiang Wang, Shuangshuang Liu, Qing Liu, Yue Li, Chunnian He, PeigenXiao, Genus Paeonia: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n traditional uses,phytochemistry, pharmacological activities, clinical application, andtoxicology,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21, 269, 113708,doi.10.1016/j.jep.2020.113708.

          [4] Le Kang,Jin-xin Miao, Li-hua Cao, Yan-yan Miao, Ming-san Miao, Hui-juan Liu, Li-lingXiang, Ya-gang Song, Total glucosides of herbaceous peony (Paeonia lactifloraPall.) flower attenuate adenine- and ethambutol-induced hyperuricaemia in rats,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20, 261, 113054, doi.10.1016/j.jep.2020.113054.

          [5] OdontuyaGendaram, Daowan Lai, Purevdorj Erdenetsogt, Peter Proksch, Pancreatic lipaseinhibitory and antioxidative constituents from the aerial parts of Paeonialactiflora Pall. (Ranunculaceae), Phytochemistry Letters, 2017, 21, 240-246,doi.10.1016/j.phytol.2017.07.009.

          [6] Xiao Li,Xue-Mei Qin, Jun-Sheng Tian, Xiao-Xia Gao, Guan-Hua Du, Yu-Zhi Zhou, Integratednetwork pharmacology and metabolomics to dissect the combination mechanisms ofBupleurum chinense DC-Paeonia lactiflora Pall herb pair for treatingdepression,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21, 264, 113281,doi.10.1016/j.jep.2020.113281.

          服務熱線

          177-5061-9273

          添加微信咨詢

          添加微信咨詢

          亚洲永久无码动态图

          <pre id="zmxcq"></pre>

            <object id="zmxcq"></object>
              1. <nav id="zmxcq"><video id="zmxcq"></video></nav>
              2. <th id="zmxcq"><video id="zmxcq"></video></th>

                <code id="zmxcq"></code>